贱葩葩

保镖

保镖(ET 电影The Bodyguard)

写在前面:贺ET-bgm有限公司周年庆

祝公司越办越好!感谢公司每一位成员,谢谢你们给我们创造了那么多有关ET的故事,值此周年庆祝之际,我也努力捏造一篇凑凑字数沾沾喜气,为我们共同喜爱的ET尽一份绵薄之力!真的不算产出,这只能算是转述吧。请各位内行高手不要追究文责,不胜感激!

最后再说一遍,谢谢大家!

一,初遇

在地下停车场击毙了扮作洗车工人的杀手,结束对至高王为期三周的贴身安保工作,拒绝了他的续约,此时此刻埃尔隆德正悠闲的在自家后院带着墨镜晒着太阳听着乡村音乐享受着轻松惬意的午后时光,如果不是旁边坐着正喋喋不休的给他介绍新的保护对象的加里安,他觉得一切堪称完美。

“埃尔隆德,你拒绝每周2500美元的高薪就因为对方是个明星?”

“这样的价位你可以请到很多人的,比如巴德,阿佐格,索伦……”

“索伦倒是很热心,可是我们听说你是业内最棒的。”

“没有这种说法。”

“埃隆王,现在有人生命有危险,他的孩子也受到了威胁,如果不是事关重要我不会专门来求你的!”

“好的,我接手。”孩子是他的软肋。

“噢,太好了!”

“周薪3000。明天我去看看情况。”不过挣钱与爱孩子并不矛盾。

第二天一早,埃尔隆德驱车来到米克伍德,刻意用了好几次假名,都能轻松进入这个号称保全工作在富人区首屈一指的层层关卡,直到遇见被炸弹炸伤如今绷带缠满小臂的自称豆豆的司机,他才觉得加里安所言非虚。

屋内,似乎有人在排练。

“我的族人饱受磨难烈火,把我们毁灭你却袖手旁观,去受尽烈焰的折磨吧!”一个很有爆发力的声音怒吼道。

“不要对我提巨龙的火焰……”后者一个健步冲到前者面前,活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埃尔隆德还是对这个低沉的隐忍的声音很感兴趣。

突然,这个刚才还沉浸在角色里令埃尔隆德沉迷的声音主人瞬间望向埃尔隆德,他抬起下巴偏着脑袋,眯起眼睛审视着他,高高在上,不怒自威。

加里安赶忙过来介绍并示意对方,“埃尔隆德•瑞文戴尔”,“瑟兰迪尔•米克伍德。”

瑟兰迪尔端详了一会儿,对埃尔隆德说,“你看起来并不像个保镖。

“你心目中保镖什么样儿?”

“至少应该比我高吧。”

“外形是我的伪装。”

瑟兰迪尔眉毛轻轻抬了一下,露出微笑,“装得不错。不过,我不需要保镖。山下之王会负责我的安全。”说完看向不远处刚才对戏的搭档。

“是的,我会像保护阿肯宝石一样保护瑟兰的。”

“我可不想成为你的病因,索林。”

“你是我的解药,瑟兰。”索林说完成功收到瑟兰迪尔白眼一枚。

“保镖先生,有些事我想需要提前说明一下。在家里我是不需要保护的,偶尔外出我会联系你。我也不希望我的朋友们收到任何干扰,特别是莱戈拉斯,最好让他以为你从未存在。”

埃尔隆德听完看了一眼加里安,淡淡的说,“哪里出门方便些,可以省去我们彼此的烦恼?”

加里安上前劝道,“不好意思,埃尔隆德。咱们借一步说话。”

“我想没什么必要了。加里安,放心,今天我不收费。”

“你误会了,埃尔隆德。我想带你再去看些东西,你再做决定不迟,求你了!”

埃尔隆德最后看了加里安一眼,传达了下不为例的意思。

二、冲突

加里安给埃尔隆德拿来了近期收到的恐吓信,里面的内容除了有威胁的,还有一些猥亵的话语让埃尔隆德皱起了眉头,加里安说还有更严重的情况发生,有人潜入了这里,在瑟兰迪尔的床上自渎。埃尔隆德总结道,“这里的安保设施做得毫无专业可言,整栋别墅看似密不透风,实则千疮百孔,如果让我接手就必须按我说的做,你能做主吗?”加里安连忙回应道,“没问题,我马上就去跟瑟兰迪尔沟通。所以,你是接受这份工作了吧!”埃尔隆德点头回应。

埃尔隆德正准备离开,看到有个金发小男孩在他的车旁似乎在等着他。从发色和如出一辙的骄傲神情看,应该就是加里安口中瑟兰迪尔的孩子。

“嗨,小伙子。”

“你是我爸的新保镖?”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耳朵啊!”

“哦,谢谢你的忠告。”

“那你可以陪我玩儿作为回报。”

“好的,改天一定奉陪。”

钻头的轰鸣声已经持续三天了,这彻底惹怒了借口低血压有严重起床气的瑟兰迪尔。他实在受不了这个被加里安奉为神明的男人到底给他的家人下了什么迷药。加里安一把年纪脑袋不好使了为了他的生命安全操碎了心他也就忍了,可他就不明白了,他的小叶子是怎么了。整天跟着这个保镖跑前跑后一脸的膜拜神情问东问西,本来是要绝对隔离的二人,却每天形影不离,好像他们才是失散多年的父子,而他却像个破坏人家天伦之乐的人贩子!更让他生气的是,这个男人自从进了这个家,就对他的人指手画脚重新制定规矩,完全作为没有外人的自知。纵然他是专业的保镖,但也不能干扰他的正常工作吧?而他的保镖大人居然昨天擅自做主,赶走了甘道夫!虽然他确实也不怎么喜欢那个神棍一样的经纪人,但是毕竟都是圈子里面混的,今后他的演艺之路要更加艰辛了!他去质问那个自大又无知的保镖先生,谁知那个面瘫竟然一本正经的说甘道夫没有预约。WTF!纵横中土演艺圈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甘道夫下榻我米克伍德需要预约了!以后这个老东西就可以振振有词的说他耍大牌臭脾气了。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埃尔隆德大概是他的对手派来的奸细!

瑟兰迪尔把满腔怒火憋成一股怨气注入榨汁机,如果机身内搅碎的是那个埃尔隆德的话,他也许会觉得营养师让他喝的果蔬汁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了。正在这时,令人讨厌的埃尔隆德出现在他的面前,真是恨不得送给他一百个白眼,然而瑟兰迪尔还是优雅的保持着王者的风度,“不知伟大的保镖先生有何贵干?”

“米克伍德先生,我希望你改变一下和索林排练的时间。”埃尔隆德深灰色的眼眸如果不说这些混蛋话也许会让瑟兰迪尔颇为倾心。然而,现在这坚定的眼神无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埃尔隆德•瑞文戴尔先生,我希望你明白,是我花钱雇用你保护我的安全,不是让你来打扰我的正常生活!”

“你出行的时间太过规律,容易给坏人可乘之机。这是安保大忌。”

瑟兰迪尔被埃尔隆德的话气笑了,“规律?社交没有规律完全随心所欲,你以为我是生活在霍比屯的那群打赤脚的矮子吗?”

“那里宁静祥和,犯罪率低。”

瑟兰迪尔竟无言以对!只好忿忿离去并且真的取消了和索林的排练,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认输。

三,出行

当晚正在例行检查报警系统的埃尔隆德发现瑟兰迪尔一身正装,显然是要出门的状态。于是走上前询问,瑟兰迪尔严肃认真的说,“出行的时间太过规律,容易给坏人可乘之机。保镖先生你只有半分钟时间换装,不要因为你的品味暴露你是个外行的机密。”

“等我一下。”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故意跟自己对着干,埃尔隆德还是变现出极好的涵养。

“我有的是耐心,当然可以等。”心情明显大好的瑟兰看着他的保镖匆忙离去的身影暗暗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可是半分钟之后看到埃尔隆德穿着他最喜欢的Tom Ford的Windsor Jacket,剑领黑色暗条纹三件套一路小跑过来时,瑟兰迪尔才不会承认这个保镖穿着明显小一号的套装真是太有心机了。关键是他还知道配双孟克鞋,居然还该死的带着皮手套。瑟兰迪尔才不会因为对方讨好了他的品味而改变对他的看法。

这次瑟兰迪尔是应邀去一场小规模的慈善酒会,可是没想到现场他的影迷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早已提前守候在此地。看到此情此景,瑟兰迪尔虽然意外但是也掩饰不住的兴奋不已,而埃尔隆德却是觉得万分头疼。他目测现场至少有五六百人,酒会场地虽然不大,但是出口不多,影迷已经将这里围堵的水泄不通,而且群情激昂,疏散起来十分困难。他还没来得及跟瑟兰迪尔沟通,就发现身边的人一不留神就已经打开车门走到影迷人群中去了……

现场立刻尖叫声四起,闪光灯瞬间把夜空映成了白昼。影迷们齐声呐喊着“瑟兰”“瑟兰”,主角也微笑着回应着他们,他耐心的跟影迷们合影留念,在他们递过来的一切物品上签字,现场的每一人都感受着瑟兰迪尔发自内心的亲切友善。埃尔隆德走到瑟兰迪尔身后,试图阻止上前近距离接触他的任何人,然而都被正主一一化解了,还用眼神示意他不准碰他的影迷。埃尔隆德只得近身跟着防止意外发生。

这时一位小哥走上来对瑟兰迪尔说自己女朋友非常喜欢他的电影,今天无法来到现场,他想跟瑟兰迪尔合拍一张送给女朋友。瑟兰迪尔欣然接受,刚好看到身后酒店外的喷泉,便询问小哥背景如何,征得小哥同意后便将小哥手里的相机交给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无奈只好对焦调整起取景框,他看到小哥右手扶住了瑟兰迪尔的腰侧,后者明显抗拒了一下,不过紧接着又配合起来。然而下一刻就见那个小哥表情突然阴郁起来,说了一句“你拥有一切而我一无所有”,转身推搡瑟兰迪尔摔进喷水池。

看到这一幕的影迷被吓坏了,有的尖叫,有的跑着哭着,还有的跳进喷水池准备营救自己的偶像。不过显然他们的动作都不及那个伪装成摄影师的保镖。埃尔隆德一个跨步跟着跳进喷水池,徒手为刀猛击小哥后颈两下,迅速将他撂倒并从瑟兰迪尔身上移开,然后托抱起明显被吓坏的瑟兰迪尔走出喷水池,借助无线通话叫来了司机,同时给瑟兰迪尔拍背控水,随手脱下外套包裹着咳嗽不停的瑟兰,快速将他抱进保姆车车厢后座,命令豆豆快速开车离开。事情发生太过突然,前后不超过五分钟。但是这五分钟让瑟兰迪尔久久缓不过神来。开车的豆豆发现老板除了发抖一言不发,只好问埃尔隆德是否要去医院。埃尔隆德自上车起就将人搂进怀里,拨开铂金长发检查过了后脑并无外伤,便让豆豆把车直接开回米克伍德。至于那个疯狂的影迷自然交给迟到的警察去处理,他只要负责瑟兰迪尔的安全就好。

也许是埃尔隆德刚才敏捷的身手取得了瑟兰迪尔的信任,也许是他身上温暖干燥吸引了他靠近,也许是喷水池池水过冷让他迅速患上感冒而导致嗅觉失灵,也许是……瑟兰迪尔现在迟钝的脑子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他只是觉得埃尔隆德此刻很可靠让人安心。埃尔隆德也不知是怎么了,明明上一刻还在埋怨这些明星真不懂规矩,对于危险毫无防范意识,然而他却一直也没有松开怀抱,当然他会把这个理解为保镖对被保护对象的精神安抚。于是,当车子到达目的地时,埃尔隆德发现瑟兰迪尔已经不再发抖了,因为对方在他肩窝里睡着了。近距离的感受这个跟他斗气的家伙,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傲慢了,他的睫毛似乎在自己脖颈上颤抖,鼻息温热,呼吸清浅,胸口一起一伏,好像有一条蛇正沿着瑟兰迪尔的侧腰经过他的上臂攀上他的肩头对着埃尔隆德虎视眈眈……瑟兰迪尔感受到晃动的车体终于停下,当他正要转醒时,感受到了保镖先生来自肩头的建议,“我觉得你应该需要泡个热水澡。”

瑟兰迪尔有些不知所措的盯着说话人,眨了眨他那无辜的蓝眼睛,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埃尔隆德已经下车从他这边为他打开了车门。瑟兰迪尔裹紧埃尔隆德的外套,说了一声“谢谢”便随着早早出来迎接的加里安回到房间去了。

埃尔隆德简单安排了豆豆的后续工作,回到自己的房子少见的失眠了。于是翻出之前从加里安借给他的影视资料,拿起其中一张影碟放进机器,然而不久之后,埃尔隆德就会对自己选择的这张影碟所带来的后果既感激又痛恨了。这部影片叫做Soldier's Girl。

四,约会

一夜未眠也不能成为偷懒的借口,大清早埃尔隆德在路边挨个检查着安保设备。他发现树后似乎有什么不对,突然一颗熟悉的铂金色脑袋就从树干后冒出来。噢天哪!埃尔隆德在心里默默哀悼一下,只有上帝知道他昨夜经历了什么。瑟兰迪尔今早穿得很精神,完全不像有个六岁儿子的父亲,当然之前也不像。埃尔隆德也不知道自己在思考着什么的时候就被瑟兰迪尔带着晨跑起来。可是还没跑两圈,那个罪魁祸首就坚持不下去了,可见早起健身什么的确实不适合瑟兰迪尔,不过他还是成功完成了任务的。

“埃尔隆德,昨天谢谢你!”

“你已经说过了,况且这也是我的职责。”

“感谢你的职业素养,作为演员,我们也有。你知道的,做我们这一行,有时候会有一些约会,无法拒绝。”说着话,瑟兰迪尔还观察着埃尔隆德的反应,“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

“就是……嗯……”

“……”

“就是如果我有约了,比如,你约了我,我就可以不去赴那些我不想去的约了。”

“……”

“所以,今晚你约我吧?”

“……”

一间小酒吧的角落里,坐着两个对饮的人。一个是当红明星,一个是致命保镖。然而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偶像,毕竟长长的金发被藏在了兜帽里,虽然没有平时出行时大大的墨镜,即使素颜的瑟兰迪尔依然极具辨识度,但毕竟在这偏僻的乡村酒吧内,很难有人会把二者联系起来。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银幕上不苟言笑的王者,现在正满面春风的打趣着对面无奈的约会对象。

“是不是所有的坏人都过不了你这一关?”

“假如是亡命之徒,谁也挡不住。”

“那我要你干吗?”

“也许他会杀了我。”

“你会为了我去死?”

“这是职责所在。”

“你真的心甘情愿?”

“嗯。”

瑟兰迪尔很高兴听到这样的答案,可是他还是不满足。

“我才不信,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演戏。”

“……”

“为了总统政要而死很光荣,可是为了任何人,嗯,像我这样的人,值得吗?”

“这是纪律要求。”

“我不相信纪律,在生死关头人人都会退缩。”

“嗯,存在这种可能。”

“但是你不会的,埃尔隆德,你不会,是吧。”瑟兰迪尔不由自主的盯着那深灰色的眼睛。

“有这种可能。”

瑟兰迪尔很不甘心,于是转换了话题。

“你喜欢过什么人吗?”

埃尔隆德不知道对方想说什么,喝了一口黑品乐,看着对方的眼睛说,“喜欢过,很久以前。”

他的回答显然让瑟兰迪尔兴奋起来,“怎么回事?你介意我问吗?”

“你介意我不回答吗?”埃尔隆德继续喝他的黑品乐,不再看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看到埃尔隆德不自在的反应,心中窃喜,“怎么回事?”他继续观察埃尔隆德的反应,“不会不在了吧?”“该不会是在你的护卫之下被坏人杀害了吧?”瑟兰迪尔喝着自己的黑品乐,笑着看着埃尔隆德一脸不自在的躲着他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猜中了,更加肆无忌惮的笑着说“该不会真是如此吧?”完全陷入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自娱自乐中。

终于,对方压了一口酒,叹气道,“人无完人。”说完很深沉的看着空空的酒杯沉默着。

瑟兰迪尔终于觉得自己有点不近人情,连忙道歉,“对不起,埃尔,对不起。”手不自觉的就伸向对方,握着他的手很是内疚。

只见对方久久注视着他,然后反握他伸过来的左手,淡淡地说,“你猜错了。”

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捉弄了,瑟兰迪尔右手拿起桌上的冰块就朝埃尔隆德砸去。只见埃尔隆德笑着站起来,牵着他的手说,“这是我最喜欢的曲子,能陪我跳吗,瑟兰?”

本来也不是真生气的瑟兰迪尔,直接走上前拥住埃尔隆德,贴着他的耳廓轻声说,“抱紧我,别让他们发现,我这么好看!”“遵命!”

舞池中央两人相拥而舞,耳边回荡着I will always love you。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