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葩葩

关于养狗的那件小事儿

打肿脸充文笔,谢谢@比克妮妮


“Ada,你就给我买一只小狗吧~”已经在宠物店赖着不肯走将近半个小时的叶子,第N次打电话向他的金发Ada撒娇拖长音发出请求。

“不行!”他的Ada这次直接冷酷的挂掉了电话。

叶子惊讶的收起电话,皱着小眉头将一直抱着不肯放手的小奶狗又抚摸了两下只好再次放进了狗笼里,额头抵着笼壁嘟起小嘴对着小奶狗说,“你等等我啊,我Ada一定是股票赔了事业不顺才故意跟我对着干的。你放心,凭我Ada那个钱串子命他很快就会赚回来的,到时候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家的!”路上叶子终于忍不住向管家兼司机抱怨:“加叔,你说我Ada是不是事业不顺?”“少爷,您多虑了,我们米克伍德家族在瑟兰迪尔先生的领导下早已立于不败之地。”“那他是不是和埃隆Ada吵架了?”“少爷,埃尔隆的先生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呢?”“那他一定不爱我了!”“少爷您一定是误会先生了。”叶子百思不得其解终于在晚饭时憋不住了,“Ada,你是不是有了?”“?”“二胎。”埃尔隆德直接笑出声来打破了他多年来食不言的好习惯。“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有这项功能的错觉?”“我已经问过加叔了,你既没有事业上的危机,也不存在感情上的问题,可是你竟然多次拒绝给我买一只可以陪伴我的小狗,而且没有任何理由。我同学金牡蛎说,他突然失宠了就是因为他妈怀了二胎。”“莱戈拉斯先生,”瑟兰迪尔用餐巾轻拭嘴角,“你应该提高朋友圈的质量了。另外,这狗还没有买回来,你的智商基本已经喂了狗了,我更不能答应你一时兴起而且很可能会铸成大错的要求了。”瑟兰迪尔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叶子突然跑过来气鼓鼓的说,“我才不是一时兴起,你又凭什么说我会铸成大错?还有,你怎么能够这么随便的贬低我的朋友呢?难怪书上说商人自私又冷酷,你就是自私又冷酷的商人,莱戈拉斯讨厌你!”一口气憋着还没说完,叶子就蹬蹬蹬地哭着跑到楼上去了,因为他说着说着就觉得难过的要哭出来了,本来就是想要一只小狗的事情,为什么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又气愤又伤心的样子肯定难看死了,直到趴在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他仍旧觉得一切都乱糟糟的,失控得太离谱了,自己好像没救了。埃尔隆德看着叶子跟他Ada呛起来的样子,本来还想说孩子长大了个性觉醒了我们要尊重他们的想法和意见了等等,突然觉得爱人僵在那里好像冻住了一样,赶紧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小孩子闹脾气我去看看别担心,然后轻轻在爱人额头轻吻一下,才唤回了瑟兰迪尔的心神,然后他似乎听到瑟兰迪尔说“是啊,自私又冷酷……”

叶子在房子里正纠结自己怎么口不择言说了那么伤人的话,可是还是很生气Ada不同意他养狗的事,当然还有诋毁他朋友的事,羞愤交加之时盼来了他的埃隆Ada,他的那点小心思在这位Ada眼中根本就是大写加粗贴在脸上明晃晃,所以小家伙这里很快就达成协议要去给对方道歉,当然我们的小叶子也是个执拗的小精灵,撅起嘴来说“那我的小狗……”埃尔隆德微笑着抱起手在背后扭来扭去的小家伙,亲了一下他泪痕还没干的小脸,说,“我去看看你Ada,看看他跟你一样在闹什么小别扭,为什么不答应我们小叶子的要求,可是我也不能有完全的把握,还是得靠莱格拉斯先生去真诚去赢得Ada的信任,让他知道你能够担负起照顾小狗的责任才行啊!不早了,你先休息,顺便好好想想怎样道歉。”叶子连忙点头。埃尔隆德独自走出儿童房时,发现爱人已经不在餐厅了,他想了一下大概是在那里没错了。

当埃尔隆德走到地下室酒窖时,发现他的金发爱人果然窝在角落里喝他的多卫宁。埃尔隆德走过去拿过爱人手里的酒瓶子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把人揽到自己怀里,轻轻跟他的杯子碰了一下,这次他吻了爱人的脸庞,不出所料,有点点发烫。也许是刚才跟孩子生气所致,也许不是,他知道,爱人不想说时他不问。眼看着一杯将尽,埃尔隆德正准备说“喝慢点儿”的时候,瑟兰迪尔开口了,似乎很艰难的开口。“埃尔~”他好久不曾这么叫他了,所以他有点严肃又有点激动的把他的瑟兰搂的更紧了一点“嗯~”很轻柔,很安心的回复。“你还记得腿子吗?”“你高中时养的那条见人就咬只是听你话的亲儿子?”“呵~是啊,亏你还记得。”“怎么会忘,我给你送枝玫瑰,它追了我半路,幸好我骑车技术不错。他可是我追你路上遇到的最强劲的对手。”“是吗,我竟然不知道。我替它向你道歉,虽然有点晚。”“我才不跟它计较,反正你嫁给我了。话说他当年怎么走丢的?”“走丢……呵……这果然是我这辈子撒的最不漂亮谎,然而竟然连我们的智者都不曾怀疑过。”瑟兰迪尔正想抢过酒瓶为自己再倒一杯,埃尔隆德拿过他的酒杯缓缓给他到了一些,慢慢递过去,看着他的眼睛慢慢蓄积起雾气,心疼极了,“瑟兰,你慢点喝,我陪你,你有什么话,你说,我都听着。”瑟兰迪尔接过酒杯,看着杯中的酒水又突然不想喝了,他只是看着这黏腻的液体慢慢的平静下来,映出自己的眼睛,更像是自己曾经对视过的那一双无辜的真诚的执着的信赖的可以凶狠的吓退阿佐格一群坏孩子的眼睛,也可以傻到顶着自己不许他吃的热狗肠盯到对眼的眼睛……是啊,这么多年了,这双眼睛并不常出现在梦里,可是只要出现一次他就会狠狠的骂自己,骂自己什么呢?或许正是叶子刚才说的自私和冷酷吧。

“腿子并不是走丢的,是我亲自送去安乐死的。”瑟兰迪尔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的说出来,然而,无论他怎样掩饰自以为是,埃尔隆德还是看出他颤抖的眼神和急于饮酒的慌张还有故作镇定的紧张,所以他放下自己的酒杯,也拿掉爱人的,轻轻的将对方抱进自己的怀里,一下又一下的轻抚他清凉如水的铂金长发,安抚着对方。依他的推测当年的事情已经猜出七八分,然而,真相并不重要,他只想陪着爱人共同面对能让坚强如瑟兰迪尔的人讳莫如深的彷徨。“腿子是我父亲送给我的,那时候不懂事,任性的养。腿子的个性并不讨喜,只认我和父亲,颇有点狗仗人势的味道,我也不自知,觉得我的狗若没有点个性,跟其他人家的又有什么两样。可是父亲的公司出了问题,他的身体也跟着垮了,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在了我的肩上。我到处找地方打工,没工夫照顾它。最惨的时候我都吃不上饭更别提它了。我赶它走,它总是能找回来。我换了地方,它竟然能再找到,瘦到一把骨头还是见了我就一蹦老高。我想收留他,可是合租的地方房东对狗毛过敏,剃光也不顶用。也不知道为什么腿子开始爱叫,只要有人靠近我他就挡在我前面叫。实在没办法住下去了,只好想到把它送人,可是谁会要它呢?又老脾气又不好,毛也被我剃掉了,长得也不好看了,可能还有病吧,虽然它忍着,我觉得它不愿意离开我。可是那个时候想要活下去的我怎么还回顾及它呢?人总是要认清现实的啊!反正也送不走,走不丢,它不走我就不能留。一狠心就准备把他送到流浪狗救助中心。可是谁知道那里也是狗满为患,一周之内无人领养就要执行安乐死亡了。反正都得死,我用手头的钱给腿子买了一件新衣服,挺神奇的,还买了它最爱吃的狗粮和咀嚼棒。它那天吃得特别开心,脑袋都栽进食盆离去了。边吃还边舔我,哼哼哈哈的,真是蠢哭我了。我带着它走,它又开始边走边尿的圈地盘,尿完还雄赳赳气昂昂的摇尾巴,他根本不知道我是要送它去死啊!你说它这么傻,是怎么活到那么大的?进了狗舍我以为它会叫,我特别怕它叫,我怕我一时心软可是又没有办法,然而它没有叫,一声都没有。它就摇着尾巴吐着舌头看着我,似乎在说,赶紧走吧老伙计,我等你回来。可是我并没有回去。其实叶子说得对,我的确是自私又冷酷……”或许时酒劲上来了,瑟兰迪尔哭着哭着便睡过去了,只有呼吸声中夹杂的时高时低的带着哭腔的喘气声提醒着埃尔隆德他睡得并不安稳。

 (暂时只有这么多)


评论(8)

热度(31)